非连续性模型的根本假使,小编选拔逃亡

2019-09-20 19:49栏目:内地娱乐
TAG:

有一天早晨当你像往常一样醒来时,而电就像某个物种一样消失了,伴随所有依附这个物种才能正常运作的物件都失灵了,刚开始,电的消失好像仅仅只是让生活失去往日的便捷:汽车失去电无法启动,捷运没有电无法运行,超市结账要排很长的队,因为结账只能靠算盘,倒个垃圾或忘带东西你住10楼也只能乖乖去爬,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电能消失的威胁也越来越大,水和食物一旦开始变得稀缺人类在生存上的脆弱便一览无遗。

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把你扔到完全没有电的地方,你要怎么活。没有手机、汽车、电视、电灯……凡是跟电扯上关系的,都失去效用。就这个问题,我问了身边几个朋友,得到的答案是,“别傻了,别想了,单想想都觉得累。”“短时间还能存活,要是一周两周估计就受不了……”“第一天我就会疯了……” 而这个问题,正是我看《生存家族》不断在脑中问自己的。这部电影里面讲的是一个住在东京的现代化家庭,每个人都抱着手机、电视等电子产品,男主人每天下班回来就守着电视机,女主人围着家务转,在电饭煲、电磁炉、洗衣机各种电器忙活,而女儿、儿子则是抱着手机,沉溺网络。一家子活在极小的空间,各做各的,维系他们的是“电”。 有天早上醒来,他们发现所有涉及到电的东西,电闹钟、电磁炉、手机、电梯、电车……所有都无法使用。 “一切很快就会恢复正常”,每个人都这样想。 他们极力想要不被没有电这回事影响,但这根本不可能。 电车没电,家远的人无法准时到达,迟到或者请假。 电梯没电,所有人进出不便。 汽车没电,所有车都停在马路上。 写字楼没电,电动门都打不开。 公司没电,电脑都打不开,所有工作都无法进行。 手机没电,人跟人无法联系,失去了对外界的了解。 超市没电,所有人都不能刷卡。 银行取款机没电,所有人都拿不到钱。 厨房没电,所有主妇都做不了饭。 一天之间,所有一切都瘫痪了。 人们都在等着电的到来,只有电来了,才能像样的生活。 可一天过去了,电,还是没有来。 两天过去了,电没来,超市排成长龙。 第三天,人们疯狂屯水。 第四天,家里脏衣服集满一堆。 第五天,公司、学校等被迫放假。 第六天,人们为了单车、水、现金而大打出手。 第七天,有人开始逃离东京。 大城市的便利跟繁华都是搭建在“电”上面,一旦没有电了,任何事物都失去了价值,城市也就变成了失灵的器械,变成了废墟,毫无生机可言。 人们口口相传,往南往北往西往东,拼命逃离。失去了电,就失去了所有活下去的希望。最重要的水,因为没电,水厂不得关掉。 某天,在发现了同栋楼一独居老人饿死后,这家子决定“背井离乡”。他们决定要去鹿儿岛,孩子们妈妈的老家,投靠他们的外公。 对于孩子们来说,他们是抗拒这个决定的,但他们不得不选择,因为他们不知道哪里到底有电有水。 最初,他们决定骑车到飞机场,然后坐飞机到鹿儿岛,但是到了飞机场却发现,机场外面围满了同时逃难的人。他们都被告知,由于不可知的原因,飞机全部停飞,机场也将关闭检修。安保人员的这个解释并没有让人觉得信服,逃命的大众看到这个情况,纷纷爬上铁网,安保人员冲上去拉扯,场面混乱。 站在混乱的人群中,这家子只有放弃。在路上,他们听到消息说大阪有电,可这消息只是道听途说,谁也不知道它的可信度。但是在大阪跟鹿儿岛之间,他们宁愿选择大阪,放弃遥远的鹿儿岛。 他们向着大阪骑行,一路上是抬高水价的小商贩,抱着骑远些,水价会下降的心,他们继续前行。却没有想到水价从一千日元一路高涨,最终他们只能选择,比最初贵多倍的一家店,讨价还价买了大量的水。 此时已是没电的十几天后,到处都是瘫痪的交通,汽车横在马路上,大型超市、便利店都是因为没电关不了电闸门而敞开着门。 姐弟两人跑进超市,空荡荡的超市里面,堆积着商品却无人看守。爱美、追求时尚的姐姐直奔时尚区,挑着杂志还有一些不实用的商品。而弟弟则拿了一张地图。此时的他们,还没有意识到食物和水的重要性,所以各取所需就走了。 他们一路骑行,在路上遇到大批量逃难的人。他们拖家带口走路逃难。在过一隧道时,还被“路霸”讹走了四瓶水。 随着离东京越来越远,大阪遥遥无期,从家里带来的食物和在路上买的水也逐渐喝完,他们开始意识到,生存下去成为了一个问题。 从马斯洛理论说来,他们已经从第五层次,一下子掉到了第一层次,对生存的需求。什么自尊人归属感什么都不重要了,他们从最初出门上厕所需要到室内,到已经随便找个草丛就可以方便了。 一路上,他们用水兑换了米,用酒兑换了食物。而在兑换处,名贵的豪车、手表根本连都换不了一斗米。当面临生存需求时,这些物质真的就如泥土一样,虚荣得可笑,它只是物质,并不能保命。 为了保存性命,人开始撒谎。他们兜里的水告急,即使遇到“相投”的逃难者,也不能分出一瓶。想要水,只能用食物来交换。这并不能说是人自私的劣根性,保命跟施舍之间,保命仍是首位。 他们最初会为了住上酒店而耗个十来万,而现在的他们,选择露宿街头,用简陋的塑料盖着取暖。在他们露宿街头时,有人趁夜里他们都睡着时,蹑手蹑脚偷了一瓶水,正好男孩子冷醒看到,全家子急着追赶。男孩子在黑暗中一路追赶,最终在一山洞中,看到了偷水的男子,而他旁边,是嗷嗷待哺的婴儿。手持柴棍做攻击状的男孩子一看,默默放下棍子。一前一后一瓶水,真的体现了人性的复杂,要说人性是自私的,但有时候人,却对婴幼儿带有充分的善良。 天亮后,他们继续前行。要是一路风和日丽的逃难,也只需要跟饥渴做斗争,但他们需要面对的,还有大自然的变化无常。经历了无水之后,他们在一场大暴雨之后,连米都没有了,四个人也从刚出门穿着干净,皮肤白皙到落魄的逃荒者形象。一家之主的父亲还以为喝了溪水而肠胃炎发作,腹泻不止。 风雨停息后,夫妻二人坐在路边休息,而他们的孩子到处寻觅食物。依然是空无一人的超市,但对于他们来说,却像生命线加油站。他们各自寻找生存所需之物。面包跟其他人类食用食品几乎被抢空,剩下的也是过期变质的食物。当发现被挑剩的还有猫粮时,女孩子像见到超美食一样。跟第一次闯进超市挑了一本杂志,判若两人,此时的他们,要的很简单,就是生存。 猫粮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美味,但为了活下去,他们只能硬噎下去。经历了缺水缺食物,雨淋日晒,自行车也坏了,四个人走在路上,毫无力气,状如丧尸。 这时候,他们在公路上,听到了爽朗的笑声。几乎从逃难以来,整个世界与笑隔绝,人们为了活着,或恨或疲倦或狡诈或不屑或自私。 他们看到一家四口坐在路边像平常野餐一样自由轻松。两家人,一家是落魄,穿着破旧混着泥土的衣服,虚弱的坐在路边。一家是穿着整齐,谈笑风生,精神充沛,完全不像被“电”所困。 这家子妈妈开口问对方,对方妈妈毫无保留的分享了秘诀。其实也不是什么秘诀,就是野外的生存之道,类似把贝爷扔到户外,他要怎么活。 取水的地方要是有苔藓,证明水无毒,可以煮沸了喝。 捕鱼晒成鱼干,晾干存起来吃。 野菜也可以吃。 总之,另外一家子户外生存能力满分,完全在享受这一切,没有电对于他们来说,更像是一件好事,让他们全家有机会在一起旅行,共同面对问题。人在绝境面前,有人转弯找到了新路,而有人却仍然沉溺于绝境带来的困难重。 虽然得到的生存的“秘诀”,但对于这家子来说,他们依然固执的想去大阪,他们只想到达目的地。他们把所有的赌注压在了去大阪的选择上,可我们知道,事与愿违,越是渴望的一样东西,总会变着法子欺骗你。更何况,他们竟然听信了谣言,拒绝学习生存下来要掌握的知识。 当他们到达大阪时,大阪与走过的任一城市一样荒芜。孤注一掷的选择,让他们全家陷入绝望的境地。 人在逼到一定程度时,也就是对生存需求的迫切渴望时,他们抛弃一切需求,只要能满足生存需求,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当奄奄一息的一家子走在田野上,一头白白胖胖的野猪让四个人饿到走不了路的人,一瞬间活力四射,追赶着猪,一个踉跄,前段时间连鱼都不杀的人,竟然把一头猪给杀了。人为了生存,而体现出来的那种原始的爆发力真的令人畏惧。 后来,是农场的人出来,以“捕猪”的条件,跟他们做交换。正是在这里,才让他们真正习得原始求生的技能。劈柴、起火、烧火、烤肉…… 离开农场后,他们在面对问题时,再也不是坐以待毙,而是想办法利用周围的最基础物料来协助。他们不再是刚出来时,坐享一切制造的产品,也学会了生存下去的技能。电的消失,像快餐式食物消失,令人也能接受。 在马斯洛基本理论中,讲到人有五个层次需求。第一层是生存需求,包括食物,水,睡眠和性在内的基础需求,第二层是安全需求,第三层是社会需求。当大规模停电之后,社会基本退化到较原始状态,人的需求也不断降低,只剩下生存的需求。生存下去,是“物竞天择”,只有掌握生存技巧还有保全自我的心,才能活下去。

李善友教授说:要想创造一个理论得有三个基本要求,分别是大尺度、简一律和普适性。它能让我们看清趋势,便于理解,便于应用。李善友老师的非连续创新模型有两个基石假设,分别是递弱代偿和逻辑变革。

是生存还是死亡,你必须选择逃亡,逃离高度依赖现代化文明的城市,逃离这个人类一手缔造的牢笼,才能让越来越弱的生存能力得以唤醒。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你最好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递弱代偿原理由王东岳创造,他在达尔文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中发现了两个破绽。第一,生物变异是随机性的,但是自然选择为何偏偏呈现出的是从简单到复杂的总体发展趋势?第二,适应现象是变异累积和优胜劣汰的持续过程,可是适应性增强了的高等物种为何反而呈现出绝灭速率和淘汰几率渐次升高的倾向?

在电消失的一周后,主角一家人才开始有了真切的危机感,决定去机场坐飞机飞往鹿儿岛,然而这只是他们囧途的开始,机场当然也是没电的,他们又决定去大阪碰碰运气,人在囧途风餐露宿10天有余,饮用水耗尽喝溪水拉肚子、又遭遇大雨干粮泡汤,沿途经过的城市几乎都沦为空城,路上他们遇到一个同样在途的一家人,和他们不同的是,这一家有吃有喝有说有笑,装备齐全穿着专业,完全没有逃荒的落魄感。拥有生存能力的人在心态上也完全不同的,同行一段路程后主角一家依然决定去大阪碰碰运气,而骑行一家人却觉得既然都这样了,不如好好享受。

于是王东岳链接了两个逻辑基石,第一个是相对论的质能方程,能量和质量是可以相互转化的。宇宙的奇点全部是属于能量态,宇宙爆发和形成是能量系统部分延伸为质量时空系统的过程。第二个是熵增定律,指的是能量会一直往外扩散,而且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那么宇宙形成和发展的这一个过程,一直会遵守熵增定律,由此就可以推论出:熵增定律在质量态的表达只能是,物质的存在度一直递减。

一边像在旅游,一边像在逃难。

由此得出递弱代偿理论:越高级的物种存在度越低,死灭速度越快,同时由于存在阈的限制,当存在度下降之后,必须有代偿度来进行弥补,所以越高级的物种其代偿能力也将越来越强。

在我们失去了有序的社会价值框架,回到无序的原始状态时,那些你原本视为人生价值所在的事情变得毫无意义,同样那些你平日里视为无用的东西可能此时能保住你的命,或者让你不至于如此狼狈。

将这个理论带入人类这个物种来看,我们作为最高级的物种,却面临最严峻的生存考验,我们能力越强,存在的状态就会越恶劣。我们的存在效价是一路弱化的,而我们的能力代偿却必须一路上扬。

王东岳有一个理论叫做“递弱代偿”,就是说世间之物,后衍的物种的生存能力总是呈现递减态势,一代比一代弱,于是,要想生存下去,就得不断地寻找更多的支持因素,这个支持因素就是“代偿”。

换句话说:物种越原始越初级,但也越稳定越有决定性。越后衍越高级,但也越动荡越飘摇。

比如电影里的三代人:捕鱼、种菜自给自足的外公那一代,无疑是生存能力最强的,而父母这一代忙碌于被社会认可,却忽略基本的家庭生活,连杀鱼都是陌生的,再到子女这一代,沉迷于电子产品,越来越缺少交流,更别说对基本生存问题的思考,他们厌烦和抵触那些原始的生活状态。也因为“生存度”越来越低,作为补偿,万物属性就要越来越丰富,花样越来越繁多。貌似越来越强,但是个体依赖性越来越大,总体生存度越来越低。

代偿度与存在度有着一个反比函数关系,生存度是自变量,代偿度是因变量,生存度下降,是本质规定性。由于生存度加上代偿度等于生存阈,所以代偿度的提升就等于生存度的下降。

假如人真的回归到没有电能源的时代,是否也能迅速的激活体内的生存本能,从开始的连鱼都不敢杀,到绝地逢生,所以人的生存能力与其说是变弱了,不如说也是一种能力的退化。电影通过对生存问题的描述,让人反思,“居安思危”应该像骑行的那一家 保持对生存的敬畏、对自然的探索、对运动的热爱。不要过度沉迷虚拟世界。

相对于进化论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而言,王东岳的递弱代偿就是一个范式革命。

放下手机,早点睡吧。

他首次提出,不是因为我们的生存能力越来越强,所以生存度就越来越高。而是因为我们的生存度越来越弱,所以必须有越来越强的生存能力来代偿生存度的流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咪卡小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那如何基于递弱代偿原理演绎非连续性呢?那还得回答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一定会发生逻辑变革?

伟大的数学家哥德尔有一个原理叫哥德尔不完全性定理:任何一个物体凡是自洽的,必然是不完全的。

他指的是,任何一个逻辑模型要想自洽,必须要引入一个外来的新信息,才能够使他完全自洽。但这个新信息却不能与原来的逻辑自洽,所以我们只有再扩大一个新的边界,这个新的边界所带来的模型,会让原来的模型即刻瓦解,这样形成无限循环。而为什么总会有一个新信息呢,就是由熵增定律引来的。

图片 1

回到王东岳的递弱代偿原理。图中代偿度可以用一个s型的曲线来描述。整个模型的第一动力因是生存度的下降,当生存度下降之后,如果还采用原来的代偿度,那么我们将无法达到存在阈,所以我们需要引入一个新的信息,用于弥补欠缺的代偿度,否则将无法存活,产生的这个新的代偿度又需要一个新的模型支撑。

基于最小作用原理,后演的逻辑模型一定会遮蔽和压抑此前的逻辑模型,而且是扬弃性否定。

两个模型之间不是连续性的,而是一次跨越,故称之为非连续性创新模型。

那创新的实质又是什么呢?实质就是生存度下降后,一种不得不的代偿行为,不创新就不能生存。

而创新的实现,不是在原有逻辑模型里面增加内容,来延伸这个模型,而是变革为新的逻辑模型。这个新的逻辑模型不解决任何老的问题,确使它们立即变得无关紧要。因为他从一个管道,跃迁到了另外一个管道。

比如福特没有解决怎样让马车跑得更快的问题,而是生产一辆汽车,让马车从此无关紧要。乔布斯没有去解决功能手机的问题,在智能手机发明之后,却让功能手机变得无关紧要。伊隆马斯克没有解决普通机动车的痛点,却在电动汽车发明之后,让机动车的痛点变得无关紧要。

这就是非连续性模型的威力。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在线投注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非连续性模型的根本假使,小编选拔逃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