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部剧本的孪生子实验,盛年难再少

2019-09-20 19:49栏目:内地娱乐
TAG:

心理学有一项著名的孪生子实验,即明尼苏达孪生子研究。这项研究以幼年分开抚养、成年后才重聚的孪生子为被试,收集他们的行为、人格、兴趣、精神状况等各方面信息,探询遗传和后天培养对孪生子造成的影响。众所周知,遗传和习得是两种人格养成的主要方式,关于这二者哪一个才是根本的讨论已经持续了许多个世纪。然而,不仅仅是人,电影创作也会有同样的境况:当一部剧本由两个电影团队改编,这两个团队可能来自不同的国度,有着迥异的思维模式。这使得原剧本经由改编后呈现出的效果会有所不同,甚至完全不一样。它们会各自展现出想要表达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这种情况下,将两部电影放在一起比对,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有剧透~
  电影开篇就把女人比喻成球,不同年龄阶段就是不同的球,然后男人的对待方式也不同。这部分大概也暗示女主重回少女时的受欢迎?接着是老人问题专家的教授儿子以不交期中论文为诱来吸引学生们谈谈对老年人偏见的原因。“皱纹,老年斑,暖气,厚脸皮”等词汇就是新生代的他们对老人的印象。

  《重返20岁》在国内上映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作为与韩国的《奇怪的她》一奶同胞的国产版,在国产电影抄袭模仿严重、圈钱又不走心的大环境下,就有很多人先入为主的给了这部电影差评,一星,负分滚粗。
  剧情人设一样就是抄袭吗?电影方其实很早就已经给出解释,是一剧两拍的新模式。不管这么做是不是为了圈钱,但是最后市场会检验出结果,观众买不买单才是最重要的。
  单看这种模式下的两个版本,其实并不是严格的复制粘贴,虽然乍一看,会生出疑问,这不就是换汤不换药么?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改编的用心。
  《最炫民族风》的广场舞,活动中心的麻将,《还珠格格》的多台重播,邓丽君的怀旧老歌……当这些我们身边很熟悉的事,巧妙的融入到了电影里,相信会让很多人产生了共鸣。
  我是先在电影院看了,回家又找来韩国版看了,说实话,先入为主的概念以前并不觉得有多深刻,这次感觉特别强烈,导致我韩国版的看到一半看不下去了。韩国演员在表演的时候,一向都是面部表情丰富,感情充沛到位,所以很多人喜欢韩国版,认为国产的虽然改编很成功,但是表演方面很难超越韩版。但是我却更喜欢中国版,感情内敛平实,人物性格更符合中国当下的环境。
  我就不相信只有我一个人,自从听了杨子珊的《给我一个吻》以后,就根本停不下来,想起来就会唱出这一句来……
  归亚蕾扮演的老年版大妈,是当前很多家庭的现状。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很有出息,孙子孙女承欢膝下,唯独儿媳,咋看都不顺眼,婆媳问题突出。因为他们是吃苦过来的,所以更看不惯现在年轻人的一些生活方式,自然就会多唠叨几句,儿媳一开始忍辱负重,等到忍无可忍,就犯了病,住了院。
  这也为她重返年轻埋下了伏笔。
  当儿子和孙子孙女激烈的争吵是否要把她送到养老院,她知道她该走了。这个家好像容不下她一个老人了。
  所以也就有了后来遇到的那个照相馆,让她一下变成了年轻人。
  虽然有了少女外表,但是经历过人生沧桑的心,并没有变。而年轻版大妈的扮演者杨子珊,就这样将一个老人的步履,说话方式,全都模仿到位了。
  大妈答应孙子出来唱歌,表面上是解决了孙子的乐队没有主唱的燃眉之急,其实何尝不是圆了她年轻时想唱歌却为了养家不得不放弃的梦想?年轻时,总会因为一些事,一些困难放弃自己的梦想,等到老了,才慨叹,年华最灿烂的时候,没有为自己活一次。为家庭、为爱人甘于奉献,放弃了一些本不想放弃的,电影里的大妈有机会重活一次,而现实生活中的我们呢?还有机会重来一次青春吗?
  大妈陪孙子的乐队参加比赛,最后一刻,孙子出了车祸,她坚持上台表演,圆了自己的梦,也圆了孙子的梦,最后在医院里,儿子知道了她的身份,想劝她为了自己活一次,但是在杨子珊的一段催泪告白以后,还是献血救了自己的孙子,也告别了年轻,仿佛就像一场梦,虽然来无影但却去有踪。至少给她留下的,是难以磨灭的一段实现梦想的记忆。
  告白那段,我哭了。
  让人有笑有泪,产生共鸣,甚至引发了某些思考,这部电影做到了很多电影做不到的,这难道不是一种成功么?
  看完我脑海里,立刻浮现的,只有这两句话:
  盛年难再少,一日难再晨。
  有梦就去追,不要等到人老珠黄,七老八十,再坐在摇椅上感叹,年轻时,我要是怎么怎么的,该有多好,人与岁月争不得半分好处,但人可以改变自己的态度。
  另,中国版电影里的老歌属实好听,选曲选的真好。
  以前并不了解鹿晗,只是知道这个人,知道是现在正红的一塌糊涂,如日中天的小鲜肉。电影找他来演,拢住了他的粉丝,大批粉丝涌入到影院支持电影,相信对票房的贡献着实不小。而小鲜肉跟韩国版里的杀马特相比,简直好看了不止一百倍……萌的老少咸宜。         

中国电影海外推广公司总经理周铁东在采访中曾经说:“中国是熟人社会,喜欢从人情的角度、而不是从人性的角度来讲故事。但人情不是普适的。”人情与人性的根本区别,我认为在于一个是从独立的个人出发,另一个则是从人际关系出发。出发点不同,视角和刻画方式自然也有所不同。这方面有一个有经典例子,是韩国电影《奇怪的她》和中国电影《重返二十岁》。有人说后者是抄袭前者的,也有说是一部剧本、由中韩两个制作团队分别改编。就极高的剧情相似度而言,一部剧本改编的说法比较可信。两部电影都讲述了同一个故事:一位溺爱儿子的老婆婆与儿媳发生矛盾,使儿媳心脏病突发住进医院,于是儿子和孙子孙女就该不该把老人送进养老院产生分歧;她失落之余踏进一家照相馆,想为自己拍摄遗照,却意外回到了二十岁的模样,体验了一把别样青春;她进了自己孙子的乐队,一唱而红,并与音乐总监萌生了特殊的情愫;就在她尽情享受年轻生活的美好时,孙子却出了车祸;明知为孙子献血会让身体重又衰老,女主角却依然选择为孩子放弃自己的人生。就这两部电影相同的部分来看,这个剧本是非常完整、可看性很强的,故事框架没有明显问题。就在同样的框架上,两个版本却拍出了完全不同的立意。

  某学生一句“我不会老,我过了三十就自杀”后便是年老的女主对别人说自己年轻时想在30岁自杀,但因为孩子没有这么做,虽然有结婚才一年就奔赴战场而早死的丈夫的悲伤,但坚持下来看到如今成为公立大学教授的儿子又是满满的骄傲。女主说话泼辣,做事霸道,心疼儿子孙子而对儿媳有些缺待,终于儿媳自杀,好不容易抢救回来,教授儿子还是听了医生的建议给妻子减少压力而决定把母亲送去疗养院。得知此消息的女主心情很不是滋味,接着自己年轻时为儿子而偷窃恩人秘方,搞垮恩人的饭店,之后忘恩负义在统一市场开店,害恩人含恨而终的事情被恩人长女曝光。一切因为孩子的女主心中很是酸涩。

首先,故事的导火索是婆媳矛盾,一切后来的情节都由此引发,找一个充分理由促使她们和解就成了影片的关键。这涉及到儿媳的“心结”和“两难选择”。所有好看故事的核心都是两难选择,而两难选择背后又经常有着隐藏很深的心结,通常是童年到青年生活种发生的某个重大事件。韩国版里,儿媳住院时有一段对话表明她的父母均已去世,她的两难选择就是渴望从婆婆这里得到关爱、但又受到伤害,不知该怎样对婆婆;后来儿媳吃药时忽然想起婆婆的关切叮嘱,心里不是滋味;最后儿媳和女主争论孙子孙女究竟算是谁的孩子,女主角一句“你孩子就是我孩子,计较什么”表面看上去是强硬,实则是接纳儿媳,把她当成家人看待。作为一个女儿,儿媳从婆婆身上体会到了母爱;作为一个母亲,她和同为母亲的婆婆感同身受。这两个心结解开的理由可以说是相当充分了。而中国版根本没有呈现任何和解的理由,中途儿媳突然就莫名其妙地对孙女说“以后对婆婆好一点”,并没有给出这么说的直接原因;结尾又对女主说“我们都是您的孩子”……那么,婆婆对媳妇不好又该怎么办呢?儿媳难道没有自己的父母要孝顺吗,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简直强行圆满。
另外,女主角的塑造也是完全不同。在这个故事里,女主角的心结就是她的儿子。韩国版里,独自抚养儿子的艰苦经历使女主角养成了霸道泼辣的性格,为了让儿子过上更好的生活,她不惜与任何人为敌。这份强硬是她能够挨过苦难岁月的根源。可在儿子长大了不再需要她的保护时,她却没能从这份强硬中走出来,仍然把儿子当成世界的中心,而且总想掌握家庭大权。于是她与儿媳产生了矛盾,搞得儿媳心脏病发作。当大家讨论要不要把她送进养老院,垂垂老矣的女主第一次清醒地意识到她对儿子来说不仅失去了价值,还成了他的累赘。她的两难选择就从这里开始:是为儿子而活,还是为自己而活?但在中国版里,女主语调平缓,神态自得,甚至有几分富贵人家的优雅和满足。韩国版里女主总是无所畏惧似的,当面骂人,说另一个老太太的嘴像鸡屁股,骂她是臭婊子;打架也不会提前预告,上来就抓头发。而中国版里的女主角更多的时间在指桑骂槐,由于骂的话没有明确指向某人,矛盾也不会升级爆发,给人一种虽然心里不满、却尽量避免与人冲突的感觉。韩国版女主角一开始的粗俗霸道和儿子要把她送进养老院时的伤心欲绝来源于同一个心结:她把儿子在她生命中的地位看得太重要了,因此女主的形象会在此形成一个先抑后扬的反差。而中国版的女主角既不粗俗也不霸道,处处显得精明能干、优雅淡定,很多情节(比如在公交车上给年轻人打伞,使他内心不安而让座)与其说她是为儿子养成好争执的性格,不如说她本来就不喜欢自己吃亏。如果她都不能带给观众“一切为了儿子”的印象,那后面她被儿子送进养老院还有什么可悲伤的?这个两难选择对她来说也就根本不难了。

  之后她去了一家名为“青春照相馆”的店,并意外变成年轻时的自己。因为改变她不敢回家,想到家人要把她送去疗养院而有些伤心,决心重新开始一段不一样的人生。之前舍不得买的鞋子,这次买了,还换了一个偶像奥黛丽赫本的发型,并且租住在少年时期的老佣人朴老头家里。 一次唱歌,苦恼新人的电视台导演和乐队里缺主唱的孙子智河同时发现了她。一番折腾后,女主答应智河的请求。而智河杀马特版的乐队也迎来了新的改变。老曲新唱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他们也参加了选秀。这会儿导演终于又见到女主了。并且邀请没有发过专辑的他们上直播。一夜成名。

最后,女主角的孙子也是重要角色。作为一个有音乐梦想却受困于现实的年轻人,他的心结就是一方面对未来充满期待,另一方面又非常自卑。他如何克服自卑走向更辉煌的人生,是影片的一个看点。可能限于篇幅,韩国版采用了一种简单有效的技巧——线索,就是孙子的名字。孙子第一次遇到音乐事业的挫折,是乐队主唱说他缺乏才华,嘲笑他的名字“潘智河”与“半地下”同音。后来他邀请变年轻的女主唱歌被拒绝时,自卑情绪达到顶峰,说自己连名字都逊,“潘智河,这又算哪门子名字”。但后来他们组的乐队恰恰就叫“半地下乐队”。在得知女主倾心他人后,孙子自卑情绪再次爆发。女主用言语刺激他,并骄傲地对他说“我是谁?我是半地下乐队的主唱”,使他重拾信心。当“半地下乐队”的名字终于出现在音乐节大屏幕上,意味着孙子已经完全建立了自信,事业正要起飞。“潘智河”与“半地下”这两个同音的名字贯穿他从自卑到自信的整个过程,而且每一处相关剧情都用台词提点到位。中国版沿用了这个线索设定,孙子名字是“项前进”,乐队名字叫“前进乐队”。但是这个线索似乎没有很好地运用进剧情。所有孙子的自信崩塌重建的关键点,比如喝啤酒袒露心声、得知女主喜欢他人后发脾气,这个名字都没有出现。这种设定做来又有什么用呢?但毕竟还是做了,做了又没做全套。我只能想到一种可能:中国版创作团队还是看出这个线索有点名堂的,但具体怎么有名堂却不知道,于是囫囵模仿了一下。至于其他细节,比如孙女明明与弟弟不和、最后为什么跑去加入他的乐队之类,韩国版起码给了交代:孙女看见弟弟上电视,自己也想去唱歌。中国版就好像凭空把她抓过去顶包一样……这个故事的主体是女主家庭的破散与凝聚,主要人物是女主的家人,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人必须牺牲自己才能达到家庭整体的美满。恰恰相反,当每个人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时,整个家庭就圆满了。这是韩国版的基本价值观。中国版还停留在“忍一时风平浪静,家庭就会重归美满”的观念里,所以安排人物做什么都不给理由的,反正“以家庭为重”这句名言像座大山压在你头上,不服也得服。婆婆骂你又如何?孝顺她就好,因为你是她的“孩子”,这样问题不就都解决了吗?至于婆婆会不会拿你当亲生孩子看,那种事有什么要紧呢?这就是从“人性”出发与从“人情”出发的区别。

  朴老头也发现了女主返老还童的秘密,并且开始以自己的方式守护。年轻的女主也迎来了自己与导演的新恋情。甜蜜青涩的爱情,与孙子智河鼓励相惜的友情和亲情,朴老头对她的各种守护。重拾的年轻时的歌手梦想也顺利进行中。女主家里,儿媳开始想念婆婆,教授一直找母亲。教授从朴老头处得知了女主的秘密。之后又看到母亲年轻照片,怀疑+相信交织在教授心里。

另两部由同一剧本改编的电影是美国1957年版《十二怒汉》与中国的《十二公民》。美版原作是赫赫有名的法律电影,曾被各国多次翻拍,剧情很简单:十二名陪审团成员依照法律表决,判定一个被认为谋杀了父亲的少年的生死;由于规定十二个人必须达成一致,而有一个人认为案件存在疑点,经过多轮讨论和表决,最终另外十一人都被说服,判定少年无罪。剧本表现出对小人物的关怀,对生命的重视,顺便秀了一把美国民主。这个剧本固然出彩,却并不适合由改编成中国电影,理由很简单:中国的陪审团制度跟美国是完全不同的。《十二公民》与《重返二十岁》同为2015年上映的片子,从演员阵容和主要内容上看商业化气息不算浓厚,选择这么一个有挑战性的题目,足见导演的志向与野心。然而,影片最终呈现出的效果还是不太令人满意。在看似进步的氛围里,它表现出的思想是很混乱的。

  一场直播的重要表演,快要迟到但想着表演自己作曲的智河骑着自行车飞快的转换在交通拥堵的街道。好几次与危险的擦肩而过却依然躲避不了意外的车祸。

首先,正如前述,中国的陪审团制度与美国不同,这是影片改编的最大障碍。美国版里,十二个素不相识、身份各异的人为了决定一个陌生少年的生死聚在一起,这是主角陈述的所谓“美国民主”的立足点。因为这样做很公正,很透明,既是司法机关让出权力,也是让公民承担社会责任。但中国版里,十二个人是为了孩子的大学补考聚在一起的。且不说大学补考请家长是个与现实不符的剧情,后面多次出现“都是为了孩子”这句话已经暗示着公正可能会被扭曲。或许作者是想借这种为人父母的同理心表达珍惜那位年轻被告生命的人文关怀,但是,这世界上存在很多父母,为自己的孩子就不顾别人家孩子的幸福和生命。他们也同样是“为了孩子”,譬如那位排斥外地人的北京土著,因为外地孩子抢占录取名额而歧视所有的外地人。虽然把个人偏见带进法庭是不对的,但一说“为了孩子”,好像多了几分温情,又可以理解;一边反对歧视,一边强调歧视事出有因、情有可原,那作者到底想表达一种怎样的思想呢?这样的地方不止一处。美国版里影响判决的偏见有两种,一种是老年人对年轻人的偏见,一种是对出身贫民窟者的偏见。中国版里保留了前者,而后者改为对富人的偏见,凶手从贫民窟出身改为富二代,可能是为了迎合热点话题。但是如何展现和批判对富人的偏见,影片处理得也很矛盾。比如大家都默认戴眼镜的富商与他的“干闺女”是不正当男女关系,所有人眼神相交,会心一笑。富商多次强调“我们是奔结婚去的”“我们的爱情是真挚的”,实际上只要说一句“不是闺女,是我女朋友/未婚妻”就非常明白了。就这样欲拒还迎、欲遮还羞的暧昧态度,很难让人相信作者本来是想批判仇富心态的。真的不是拿这个当笑点吗?一边宣传拒绝歧视,一边用歧视制造笑料,这不是很矛盾吗?美国版讲的是“人性”中固有的偏见,人都有想打压他人以使自己显得高贵的天性;但中国版还是落入了“人情”的窠臼,所有矛盾都得先从复杂的人际关系里过一遍。就这么过一遍,再纯粹的东西也都变味儿了。

  知道这个沉重消息的女主为了完成孙子的梦想和同伴坚持唱完才去了医院。缺血的紧急情况,和孙子同样血型的女主站了出来。朴老头很是惊讶,告诉她抽血就会变老,老了有皱脸和臭身子,而她现在也在进行年轻时候歌手的梦想,有了让她心动的人。放开朴老头手的女主出门遇见了自己的教授儿子,儿子那段话很感人。女主依然救了孙子,孙子乐队的主唱也换成了孙女。她最后看到了导演,导演显然认不出她来,她转身离开的时候,导演松她的发夹依然夹在头发上来缅怀这短暂的爱情。最后就是朴老头也偶然遇到那家照相馆,变成年轻的”金秀贤“像之前那样骑着摩托载着女主离开。

然而,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作者始终没能解决要保留原作中的美式司法公正精神与中国司法体系的矛盾。或许有人会说,最后何冰饰演的八号原来是检察官,这意味着正义得到伸张,意味着公民们承担起了社会责任,人文关怀得以体现。但是要我说,这是全片最大的败笔。它彻底掐灭了前面那几十分钟摩擦出的希望火花。为什么?原因并不复杂。十二个人聚在一个又闷又热又脏又乱的狭小空间里,为了一条渺小却无比珍贵的人命反复探讨,终于驳倒轻视和偏见,取得了真理。这十二个人被委以决定生死的重任,因此对任何结论都必须慎之又慎,这就是所谓民主精神的体现。美国版用这样的情节大秀民主,因为它逻辑上符合民主精神。
但是,对中国版来说,假如何冰没那么“恰好”就是检察官,十二个人都是平头老百姓,就算秉持人文关怀和参与国家事务的热情论它几个小时,阐明了案件中的一切疑点,他们所说的话,又能在多大程度上决定这个案件的判决结果?

  唠叨几句:每次写剧情神马的,都要剧透好多,还很多话。

我觉得,诸位心里应该都有数。难听点说,这场激情辩论跟发生在任何一个夜班绿皮火车卧铺厢里的抠脚论天下事没什么本质区别。它就像明清公案小说,每每讲到世上不公平的事如此之多,结论只能是“天上掉下个青天大老爷就好了!”所有人都想要公正,却又不想自己冒险去争取,最后仍是幸福地做着猪一样的梦。美国版已经在讲司法中体现的“人性”光辉与弱点,中国版仍然流连于“人情”。虽说社会责任感和人文精神必须得有,可拿这样的情节来宣传,我是不太信的。除非它是在反讽,但是看上去又不像。最后大概只能归结于作者没处理好。不过不管怎么说,至少这部影片进行了一次大胆尝试,对原剧本的优点也有把握准确的时候,不论结果如何,也能作为后来者之鉴持续发挥作用。

  其实想了想又觉得电影开篇那个女人作为球便如何的言论与后文的内容衔接很一般了,因为女主受欢迎有一个重要条件就是年轻的她很漂亮啊~漂亮的容颜是韩国影视作品不可缺少的梗,因为审美偏老气,女主的着装也有着淡淡的复古风,行事还是有自己些许无赖泼辣的作风,譬如最无语的那段女主抓住2岁左右小朋友的某部位假装吃掉 乐队表现好时,习惯性的拍自己孙子的屁股,孙子尴尬,女主接着拍同伴的屁股。 就算是借住在导演家里和导演的那番对话,唉,老太太真直接。

虽然中国电影的“人情”式表达手法在很多时候都显得狭隘落后,但有些情况下也会发挥神奇的作用。比如《两杆大烟枪》与它的模仿之作《疯狂的石头》都试图用错综复杂的因果关系来呈现荒唐滑稽的效果,但《疯狂的石头》里的人际关系组织要严密丰富得多,有长期谋划,也有临时起意,有社会大背景下的必然结识,也有路上偶然相遇,有亲子、朋友、作案团伙关系,也有男女关系,朋友变成敌人,敌人变成朋友,多而不乱。所谓的“人性光辉/弱点”的表达方式也有许多缺点,这里就不展开讨论了。

  她时而强硬霸道时而严肃认真,真正完全包容她的就只有女主少女时期家里的佣人朴老头吧,毕竟朴老头爱了女主一辈子。但女主这么多年来都不知朴老头对桃子过敏,而傻傻的朴老头就算过敏也要吃。 从小认识却不知,是因为已经习惯被朴老头守护,而从未主动去了解过朴老头吧,这又是女主自私霸道的一面,就如同她把恩人弄得家破人亡却以孩子为挡箭牌。 孩子病了就该看病啊,没钱的话,怎么那么快就在同市场开店

“人性”与“人情”的对决,本质上是中国和西方两种不同思维模式的碰撞。一种是整体思维,一种是个体思维。它们与经验论和唯理论相关,但不互为因果。中国电影要想强大,必然经历一个抛弃“人情”选择“人性”的过程,但在那之后能否认识到“人情”的优点,也是很难说的。暂且拭目以待吧。

  还有导演为何喜欢上年轻版的女主这也蛮让我惊讶的,因为和普通年轻女孩的大不同?还是因为她身上本就有长辈的感觉?抑或是就算在交往合作却依然大量的空白和神秘吧。感情交代不够明显。

  这个儿媳和参加《明星到我家》的秋瓷炫有些微妙的相似感。(就一点儿啦)心里有苦什么的先不说,压着埋着放在心里。但每次做酱海鲜汤不听婆婆的告诫又是自己无声的抵抗,教授儿子整天阴沉着脸,理所应当的接受母亲的照顾。孙女宅在家不找工作,孙子做音乐又有儿媳的不满。女主对孙子之前的音乐一无所知却盲目鼓励。孙子也有着莫名的自信力。大声嚷嚷原主唱唱不好,是不是去夜店疯,却在同伴提醒练习室是原主场出钱后立马低到尘埃,原主唱不喜智河这个名字,好,那你给我改一个吧~

 这就是电影里的他们,但毕竟人无完人,他们平凡却也让我们可以从中看到一星半点的有关自己的影子。

  女主霸道自私,甚至偶尔自以为是,但作为单身母亲带大孩子时又坚韧顽强,她对自己儿子事业有成时的夸奖骄傲如同每一位得知孩子好消息时候的母亲,满足又自豪。对导演唱的晚安曲时候的样子,又和蔼可亲。就算诱惑再大,依然不能失去的亲人间的羁绊,家人永远是最大,家庭的凝聚力才是最温暖贴心的。
  朴老头对女主的守护,你可以说朴老头有放大女主的优点而忽略女主的缺点。像很多陷入爱情里的人,她在别人眼里再不好,她也是我的公主。但他爱的有些盲目和卑微,若她被绑架,他可以不顾女儿的不满卖房子凑钱赎她。亲力亲为到自己老头子一个依然要耍帅去骑模特到车站接她。为了她的利益,他可以忽略一切。哪怕是面对智河身体的危机,他做不是安慰而是得知女主要救孙子后的惊讶提醒和劝说不要。
  教授儿子自己是老人问题专家却没处理好自家母亲和其他家人的关系。就像我们作为普通人,可以在遇到困难时候安慰鼓励好友,而自己本身却不一定坚持的克服了这些困窘。

  看完电影,印象最深的就是智河骑自行车穿梭在交通堵塞的大街里,多少危机擦身而过,让人提心吊胆。这样的情绪很像父母担忧自家在外的孩子一样。无形中又呼应了片中的亲情。毕竟亲情是要自己亲身体会,而不仅仅是眼看。

  最后,朴老头对女主真的应了这句话“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PS:跟着心情写,看起来有混乱。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在线投注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两部剧本的孪生子实验,盛年难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