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不灭,搞笑带情怀

2019-09-20 19:49栏目:内地娱乐
TAG:

虽然剧情其实很俗套,基本看到开头就能猜到结局,但成龙的武打动作百看不厌,看的出来成龙大哥很用心,也对中国乃至世界的优秀历史文化发自内心的喜爱。除了张艺兴对付土狼用的小鲜肉的梗看得我很尴尬,这部电影演员的其他方面总得来说表现虽不出彩但也没那么糟糕。最惊喜的是李治廷,武打戏居然也很好。两个印度女演员特别美以至于几个中国女演员的风头基本被抢光,可能中国传统本不强调浓妆艳抹,所以对比衣服妆容都色彩缤纷的印度姑娘有点过于清秀。

功夫,是钢铁般的意志和消灭一切罪恶念头以万变应不变的手段。

瑜伽,是滴水石穿的本事和柔化一切强硬道理以不变应万变的方法。

20多年前,唐季礼就凭与成龙合作的《红番区》走向国际。到了新片《功夫瑜伽》,他仍然秉持用国际语言讲好故事的原则,拓展探险的地域,融合中印的交流,打造一部能让观众开怀一笑的升级版功夫喜剧。

电影开始没多久,中印两个主角就握了个手宣传了下一带一路什么的,表示中印友谊渊远流长,其实我很喜欢这类外交词令,但要是引出的能更自然点就好了,不过电影时间不可能那么长,所以只能有些仓促地提下国家政策。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情节是成龙为了夺回宝石而抢了一辆后座坐了一只狮子的车,一路狂飚中狮子的表现实在可爱。结局当然是要说明拥有文化和知识才是拥有世界,坏人没有得逞,正义战胜邪恶,被蒙敝的心灵得到教育。

而《功夫瑜伽》,是应用,是互补,更是结合。是缘起“拥有权杖就拥有全世界”的哲学拷问,改变万物的金钱世界,和改变金钱世界的万物,哪一个才算是真正拥有了全世界?为了追寻这个问题的答案,一根线索一直从中国迁往冰岛再到迪拜再到印度。

图片 1

中国和印度都是古国,很容易在文化历史上作文章,电影的寻宝就是这样开始的。印度电影都喜欢在结尾跳舞,也是很有趣的传统,所以这部电影是成龙的风格加上印度风情。电影我说不上来是好还是坏,反正我很快乐的看完就是了。

其实这部电影从名字到选角再到剧情的发展以及影片场面的调度,都在趋向于一个角度,就是中印文化的交流合作与互补。

玩心重:电影要拍,世界要游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看透不说透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中国功夫和印度瑜伽在影片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带动节奏的作用。在冰川下,功夫让考古的这一行人逃离生命的威胁,在善恶难辨的魔爪下得以保全自己。而成龙大哥自己也领悟到,任何事物都不可能是所向无敌的,任何人也终究会有自己的软肋所在。就像动作片这一类型,或是武术动作指导这一行当,中国经历了太多改变。一开始的中国功夫是无坚不摧的,李小龙这样的功夫巨星永远不可能碰到能足以挑战到他的对手,而其自身不会损失分毫。成龙则不同,这次他的鼻子又撞上了柱子,他的宝物又接二连三的被抢夺,他又被一只同行的狮子吓得不轻,他又深入虎穴迫于危险境地不得不先屈服后反抗。所以他知道中国功夫并非神功,他也有逃不出的时候,这个时机,便是瑜伽发挥它的最大作用的时候。瑜伽的气息调节让主角得以水下获得生机,让故事有了继续发展下去的可能。

从《神话》之后差不多10年没做过导演,这次为什么想重出江湖?
唐季礼:没做导演,都做监制。(笑)这次故事是我自己写的,《十二生肖》也是,我要喜欢我的创作,才喜欢去导,因为我没导过别人的剧本。我喜欢的故事,人物、情节都有点特殊性,所以我以前的《警察故事3:超级警察》、《红番区》、《警察故事4:简单任务》、《神话》,不太像港产片,又不像国产片,有点像好莱坞片,又不像好莱坞片。这是我个人的风格。我出生在中国香港,之后去外国留学,很喜欢中国文化,又很喜欢全世界不同国家的文化,所以喜欢到处跑。南美、澳洲、苏联、东南亚,我全都拍过戏,就是我喜欢去哪里,就希望把故事写到哪里,那我就可以通过创作去环游世界。(笑)

而纵观全片也可以感受到中印电影文化的融合,印度电影的三大特色“歌舞,色彩,印度梦”都在影片中得以体现。显性表现的便是印度歌舞的结尾,虽然给人了一个措手不及,但也确是一种民族特色的体现。这两年中国电影的印度元素层出不穷,前段时间的《唐人街探案》在结尾处也运用了印度歌舞,观众评价褒贬不一,但其实无论哪一种风格都是多少年来各国电影历史不断发展和积累的产物,敢于去运用本身就是一种勇气。

挑这几个国家有什么考虑?
唐季礼:《功夫瑜伽》是第一部中印合拍片。它很重要的一个意义,是两个文明古国、两个人口大国、两个电影生产大国第一次正式碰撞。功夫和瑜伽分别代表了中国和印度的文化,“功夫瑜伽”就是两个文明的代表。为了凸显寻宝电影的趣味性和丰富性,我把冰岛作为我们的昆仑山脉,即中印边境的高山、湖泊、冰川,我们去冰岛表现。然后是极度奢华的现代化城市迪拜,会有机场追逐等动作戏,全世界最豪华的跑车全出来。再到印度,会有很多他们的文化,包括市集、石窟。我们的石窟文化是从印度传过来的,中国石窟见多了,但没人看过印度的,所以我们把结尾城堡底下溶洞的石窟,变成“事实”。

隐性的两方面体现则在于神秘色彩和印度梦。考古本就是一件神秘的事情,而印度人对于未知的敬仰和追求是一个很好的契机。想要留住古老的文化,把这种财富传递给更多需要它的人,而不是将其尘封,本就是这个世界应该要有的正确三观,无关于哪个国家哪个民族或是某一个人。影片开头所提到的“政治觉悟”和结尾的群众的虔诚膜拜相呼应,所有的“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是印度梦,也是中国梦。

为什么选择寻宝题材?
唐季礼:因为我从小就很喜欢历史。历史留给我们很多宝藏,《黄帝内经》,《易经》,佛学、武学以及宋朝的针灸铜人经络图,这些到底是怎么来的,为什么那个年代的人智慧那么高,这些都很耐人寻味,非常有趣。

缘起的哲学拷问终于得到了回应,一切欲望都成空想。没有人能独占一份足以改变世界的源头,交流与共享才是可持续的唯一道路,电影如此,文化亦如此。

功夫和瑜伽在电影中要怎么体现?
唐季礼:中国功夫有武德,尊师重道。在戏里,体现在成龙教李治廷打功夫,体现在成龙遇到困难、遇到恶势力,还保持武德的精神、拼命的精神和对正义的追求。瑜伽是一种对人生的追求,对快乐的追求,这是我去印度跟很多瑜伽大师聊的。他们说瑜伽不是摆几个姿势,练练身体拉拉筋出出汗,不是什么高温瑜伽、空中瑜伽等形式上的东西。瑜伽在印度生活中无处不在,是一种精神信仰。瑜伽和佛学相同,一样尊重众生平等,要大家开心生活,和谐,对朋友要好,要忠诚,有道德,所以功夫和瑜伽不是片面的动作,是有内涵的,因此我把它们在精神上、道德上的追求融进了故事的情节与人物里面。

电影中的瑜伽融合了中印两国的特色?
唐季礼:对了。印度人有做瑜伽的,中国人也有。印度人要打功夫,中国人也要。达摩的心意拳,就是从印度来到中国后,在少林寺修行创立的。

印度元素除了瑜伽,还有舞蹈?
唐季礼:是的,要把宝莱坞的文化发挥出来。(笑)正好主演都能跳,一学就会,太厉害了。我们还有印度市集,有神仙索,这在王玄策的《中天竺行记》里有记载,说他见到有人在吹奏乐器的时候,绳子自己立起来,小孩顺着绳子爬上去后,忽然有一团云雾,啪的一声,孩子不见了,绳子掉下来了。二战时,在印度也有军人看到过神仙索表演。这已是1000多年前的戏法。还有蛇阵、喷火、吞剑、拿着拐杖悬浮,都是印度市集里的传统文化。这一次电影里的人啊景啊,印度元素都比较有代表性。(笑)

怎么定义《功夫瑜伽》的风格?
唐季礼:我喜欢拍一部电影,老百姓看完很开心,心灵上有点触动,小孩看了能学到点东西,老人家看了有点情怀,会比较有正能量。《功夫瑜伽》里,所有商业元素都在,其实是个定制电影。有《夺宝奇兵》、《国家宝藏》的寻宝,有007系列、《速度与激情》系列在大城市飞车的感觉。这些类型都是我从小喜欢看的,影响了我的电影风格。可是这种电影一般比较严肃,而我比较喜欢开开心心的,所以,我将成龙动作喜剧的特点和我喜欢的这种国际大片的商业元素,很好地进行了融合。我的特点就是在一个很严肃很认真的事件中突然搞笑,这是最难的。(笑)

看来《功夫瑜伽》特别符合合家欢贺岁片的特质。
唐季礼:是的。当年《红番区》是第一部贺岁片,而《警察故事4:简单任务》等等都在春节档破了记录。之前没人在春节看电影,我们之后,忽然电影院全开了。大家发现原来春节可以这么旺,才有春节档。而我电影的特点是,第一,不血腥。第二,动作加喜剧。第三,老少咸宜。《神话》、《十二生肖》、《功夫瑜伽》都是。

情意浓:廿载合作,再发新枝

与成龙合作20多年,在他身上看到什么变化?
唐季礼:我们两个年长了。(笑)导演中,我跟他合作最多,也比较熟悉他。我俩性格比较接近,在电影圈的成长经历也是。只不过他主攻演员,我主攻幕后。大家都是从替身、演员、武术指导做起,也是编剧、摄影、导演、监制,所以沟通非常顺畅,有时候一个眼神就知道了。而且每部戏我都为他量身而写,前面就跟他沟通好,他就很有信心,来到现场会很舒服,他自己也说在我剧组是最开心的。(笑)

大哥现在还很拼,动作戏需要调整吗?
唐季礼:大哥接戏不少,自己也很努力,每天都健身跑步,我看到他也有点心疼,因为真的不容易。他可能对自己的电影人生有追求,希望多拍些电影,多留下些东西。我尊重他的决定,我也要小心保护他、照顾他。中间他请过假去英国拍戏,但那时动了手术,还没好就赶回冰岛,我尽量迁就他把动作场面往后排,让他有充分时间恢复,到了拍摄的时候,该要求的还是会严格要求的。但其实年轻演员还打不过他,他老本很厚。(笑)

跟成龙在动作戏方面的合作,谁占主导地位?
唐季礼:我做导演的话我是武术指导。(笑)跟其他导演合作,他做。这么多年都是这样。我自己也是从小习武,学形意、洪拳、螳螂、太极、咏春、泰拳、空手道、跆拳道。(笑)也在体操队、田径队,所以翻跟斗、跳弹床我都会。我们拍套招时有中国功夫,这次还把岳飞的心意六合拳以及综合格斗套进去。大哥在《红番区》第一次打木人桩,老美都没见过,这次又创新了,打木人桩是会转的。

怎么想得出那么多创意?
唐季礼:没办法,做大哥电影。(笑)以前5场原创动作就差不多,现在要有7场,才形成一部紧凑的动作片。这就很难了,又要能讲故事,又要原创。我写剧本就是武术指导的脑、编剧的脑、导演的脑还有监制的脑共同运作。每一场动作不止是拳脚打的问题,是场景选择的问题。为什么跑到冰洞去?在冰洞打什么?为什么要去迪拜飞车?到印度玩什么?什么人家没玩过?同时考虑的东西非常多。

选择其他演员有什么考虑?
唐季礼:印度女一号没选大牌明星,选了个只拍过一部电影的年轻女演员。她是选美出身,身材、仪态非常好,正好角色是皇室贵族,要有那种气质。中国这边选“瑜伽圣母”母其弥雅,她是中印瑜伽大使,样子也比较有特点,云南少数民族,一下子就认得出来。印度找一个大美女,中国也要拼得上才行。(笑)有时候这种戏,越是新人越有说服力。张艺兴演考古系研究生,萌萌的,很阳光也很可爱。李治廷就是洋气,有点男人坏得来女人也会很爱的感觉。(笑)坏坏的男人一定要有风度,长相一定要有魅力,就像钢铁侠一样,风流,可你不觉得他下流。

斗志高:面向国际,不断挑战

拍《功夫瑜伽》时是不是也有很多即兴想法?
唐季礼:对。我拍戏喜欢去娱乐,喜欢跑,喜欢去哪就写到哪。每去一个地方,我可以更了解当地文化,因为我去得到很多游客去不到的地方。像在冰岛拍内湖,游客不能进去,很危险。李治廷与成龙就在那里抓狼。我们每走10步,就要拿个钻钻下去,看冰层有多厚。

面对这些危险,是否需要妥协?
唐季礼:拍戏就是这样啊。(笑)以前拍《红番区》,那艘气垫船就是英女王的,属于海岸巡逻队,后面不能拖人滑水,也不能碾过任何生物,还不能上街与汽车相撞,这都有明文规定,但最后我都坚持完成了创作。拍电影执行时会有无数人告诉你,可不可以不这样做,如果你很容易妥协,那整部戏都变成第二选择了。我去到冰岛现场,哇,冰湖不漂亮,里面悬崖边上那块东西立起来漂亮啊。这很危险,在原计划里没有,但我看了就想走进去,加强原来的选景。这个就是提升你要的水平。另外你遇到困难,人家说可不可以不这样,那会降低你的水平。做导演就要在这两者之间,遇到更好的,努力去做,人家给第二选择,你尽量坚持,那其实就是导演对艺术的追求、坚持和分寸的把握。

那拍摄《功夫瑜伽》最难的是什么?
唐季礼:牵涉到很多动物,包括狮子和土狼。弄狮子进车已经很难,再把大哥弄进去也很难。(笑)土狼进笼后,我让张艺兴、李治廷和印度女演员进去也很难。(笑)土狼是野性的,5只土狼能把狮子干掉,很厉害。张艺兴他们进去拯救人质那场戏非常紧张,跟不同的主人借了很多土狼,花了很多时间。

动物都是真的吗?怎么处理动物戏份?
唐季礼:有真的有假的。动作特效可以做,面部表情和眼神永远做不好。这次迪拜公主把养的狮子借给我。我一个镜头一个镜头来,捕捉它不同的表情。它从很凶很精神给我拍到累趴了,最后都不想理我了,而这正是我需要的表情。(笑)我自己比较喜欢动物,老虎、狮子、鳄鱼、猫猫狗狗都拍过。(笑)要很有想象力,要怎样的表情,得怎么引它。拍《魔域飞龙》时拍过大蜥蜴,我会用食物引它,吓它,让它凶,看反应。拍《警察故事4:简单任务》时还在水底,跟鲨鱼潜水350个小时。

拍追车戏有没遇到困难?
唐季礼:车都是迪拜现在的王子借的,布加迪、兰博基尼、法拉利、保时捷、迈凯伦、宾利、梅赛德斯、宝马……你想得出的豪车基本上都在。每天我最怕的,就是听到“砰”,但最后还是“砰砰砰”撞了3辆。(笑)还是要有追求嘛。以前港产片拍飞车就去沙田工厂区,拿二手车来,怎么飞怎么难看。后来拍《警察故事3:超级警察》,有钱有经验了,就在市区里飞,一辆车几百万几千万,怎么都舍不得。我始终想拍一场飞车戏,让所有豪车全部出现。做了几十年,终于完成了这个心愿,这也是做编剧和导演的特殊待遇。正好迪拜警车都是豪车,因为不是用来执行任务,主要是宣传警察形象,那我就可以把情节写进去。(笑)好莱坞电影通常是找赞助商,其他款车不能出现。我不干这个,什么车都有,整场戏就很好玩,爱车之人就看得爽了。(笑)

你的电影经常在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唐季礼:21年前拍《红番区》,连涂走威亚的电脑特效都没有,我们真的跳楼。(笑)没办法,中国香港的电影投资预算就那么少,演员就这么多,可是我们要去挑战美国电影,希望在世界电影市场分一杯羹,港片水平能跟人家接近。但机器也不够,场景也没有,车都买不了,在很困难的时候,中国人的志气就来了。我们要想好把钱用在什么刀刃上。我在电影里,想办法拿一些跟我们文化有关的,而且不要那么局限。当年港产片要么是周星驰、王晶,要么是《英雄本色》、黑社会。而打进好莱坞主流院线的头三部,《红番区》、《警察故事3:超级警察》、《警察故事4:简单任务》,都有比较开阔的国际视野,拍摄的景、用的镜头、讲故事的方式,都是不同人种、不同国家能听懂的,就是以肢体语言为主。《功夫瑜伽》里成龙抢车去追,车后有只狮子,该怕的谁都会怕,任何人种看了都会笑,这才叫国际语言。中国电影要走出去,面向国际,你从写剧本、拍摄的时候达到那个水平,就有机会。

在这么多国家选景,也是出于“走出去”的考虑?
唐季礼:我常常想什么叫大电影。现在单挑不行了,要《复仇者联盟》。《谍影重重》不行了,要《速度与激情》。大家习惯短平快,如果单一那个人不喜欢,他就不看,所以一部电影要有几个明星,让男女老少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这是我创作春节商业片的新模式。内容方面也是,如果从头到尾就几场景,观众就烦了。如果有中国、冰岛、迪拜,还有印度,印度又有皇宫、古庙、丛林、瀑布,这就很丰富,观众在电影院就是全世界旅游了。这就是为什么以前我们要看《夺宝奇兵》系列、007系列,为什么我创作要跑那么多地方,投那么多钱,那么辛苦。我想带给观众更多没见过的地方,而最好的分享方式就是放到电影里。

附:2016年12月20日,采访了唐季礼。九十年代他与成龙合作的电影,也许是不少观众当时极其美好的回忆之一。
唐导很温和健谈,一个多小时聊得很是愉悦,有种时光穿梭而又倒流的神奇感觉。
原载于《看电影》719期(封面为《西游伏妖篇》)及APP。

图片 2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r. Infamous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在线投注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缘起不灭,搞笑带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