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的爱情的归宿,白色的飞蛾扑扇起翅膀

2019-09-27 11:57栏目:内地娱乐
TAG:

© 本文版权归作者  BLUE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光看此片翻译过来的名字就知道它是一部关于梦想的片子,结合内容确切的说是一个女人对于爱情的梦想。女主人公弗朗西丝卡放弃了自己的爱情梦想,承担了相夫教子的家庭责任感动了无数看客。但是当初她抛弃了自己的故乡意大利,与退役的大兵来到美国时,难道不是同样怀揣着爱情的梦想吗?如果她选择与爱人远走高飞,就能摆脱生活的平淡了吗?是梦想的实现终将化为苍白?还是梦想永不能实现,它只是我们对未来的臆想,抛弃了一切的负面因素而恣意地沉湎于它的美好?
    弗朗西斯卡年轻时怀着对爱情的执着抛弃了家乡来到了陌生的美国,和心爱的丈夫生育了一儿一女,丈夫踏实勤恳,邻居们淳朴热情,居住环境恬静优美,这一切貌似都是自己所向往的生活,但是也许太过的完美也就趋于平淡了,热爱艺术的她心里追求完美,更追求丰富的情感体验。家乡的美丽风景吸引来了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家罗伯特·金凯,秉性风流的他恰巧在她家门前迷了路, 也许是他身上所散发的与她截然相反的流浪气息,也许是他身上具有她喜欢的艺术气息,也许是他不同于当地人的陌生气质,总之她对他心动了。
    我想这样的情节应该是罗伯特与很多女性都有过的,作为情种,罗伯特深知他不能爱她们,因为他不能拥有她们。可是弗朗西斯卡却不同于其他家庭主妇,她想确切的知道罗伯特对她的感觉,否则她会在接下来的生活中抓狂的。就是她的不甘心才彻底将罗伯特心底的那层薄膜捅破,他对她说:“这样确切的爱一生只有一次,我今天才知道我之所以漂泊就是为了向你靠近”,于是爱情的火花越燃越激烈,也越燃越悲壮了。弗朗西斯卡内心经过几番挣扎后说:“尽管爱情的魔力不可抗拒,可是,如果放弃责任,爱情的魔力就会消失,蒙上一层阴影”,罗伯特基于对她的尊重与理解,最终选择一个人离开痛苦得村庄,两人的后半生就活在了那短暂的四天回忆中。弗朗西斯卡死后的遗言说:“我将我的一生都献给了我的家人,请允许我死后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于是俩人的骨灰都撒在了俩人初识的麦迪逊桥。
   我没有已婚妇女对这位女主人公的感同身受:“当一个女人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孩子,就意味着生活的起点,也意味着---终点”;亦没有体验到“这样确切的爱一生只有一次”的感觉。我们感伤女主人公放弃了自由爱情的机会,但也不能赞同她放弃家庭与罗伯特远走高飞。作为还没有成家的我,我在思考我们追求的理想爱情的最终归宿到底是什么?是和心爱的人相守一生最终走向平淡,还是和爱人短暂的碰撞后,一生的相思想念,直到死后的相守?说到这里,我想说婚姻的枯燥与爱情的短暂等一切属性都源于我们的内心,当我们陷于其中,静静地坐以待毙时,不如改变我们的内心。其实美好的爱情应该是包囊一切的,有激情、心灵的共鸣、相互的理解,也有枯燥、厌烦、牺牲,它的美好在于所有的情绪我们都一一承担了下来。   

故事肇始于一封旧信,和几张老照片。

要让自己活的快乐一点,人生多美好啊。爱上了,就爱上了。 “这么确切的爱,一生只有一次。”大多数人也许一生都不会得到这样纯粹而又如洪水般猛烈的爱情。仅仅四天的光阴让这段爱情变得更加理想化,远离家长里短,不近柴米油盐。短暂的爱情,得不到的恋人,美好定格在了瞬间,爱却成为了永恒。弗朗西斯卡和金凯一次又一次地试探、挽留,“不经意间”造就了这个不为世俗所接受的故事,谁先踏出的第一步已经不重要了。 四天太短,短到刚刚相识相爱就要分别,四天太长,长到要用余生去承受这份刻骨铭心的爱。四天,仿佛燃尽了一生的热度。 很多人说弗朗西斯科已经受不了家庭了为什么不顺从自己的内心与丈夫离婚和金凯一起四处漂泊。首先弗朗西斯卡肯定是深爱他的丈夫的,如果不是强烈的爱又怎会放弃安逸的家乡和丈夫一起来到远在地球另一面的美国呢?也许她只是厌倦了这样的日子,厌倦了太狭小的城镇,太平淡的家庭。我并不认为她不爱她的家人,人往往都是矛盾的,舍不得现在的安稳又不愿意放手去追寻新的生活。她不舍弃她的家庭大概并不是单纯因为责任,也不是因为道德约束,而是她真正还爱着她的家人,不愿意他们受到伤害。 “女人一旦结婚,以后生活便不再由她自己操控。”生儿育女,操持家务,这些都一点点磨掉了最初的美好。她在这样的生活中看不到她的“少女时代”,而金凯的出现打破了一成不变的生活,也带给了她久违的浪漫。她的丈夫可能在结婚后再也没有为她献上一捧花,也不会在她洗澡的时候问她要不要来上一杯啤酒。有一个画面是她在镜子前解开衣衫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也许她也从来没想过自己还会总有这样刻骨铭心的爱情,她还并没有老去。很久没有为自己买过衣服的她在服装店里纠结再三还是买下了那件裙子。她在这个突然闯进她世界的男人身上找到了渴望的自己。 “我不想需要你,因为我注定得不到你。”既然一开始就知道了结局,那就让当下成为永恒。 如果弗朗西斯卡真的抛下一切和金凯远走高飞就真的会得到她想要的幸福吗?心口朱砂痣墙上蚊子血已经是一句说烂了的话,但是的确是这样。也许弗朗西斯科和金凯走了以后会发现金凯并不能给她想要的生活,居无定所没有自己的电视和烤箱,金凯的放浪多情,这些会慢慢摧残一段美好的爱情,最后回过头也许她会怀念以前那白开水一般平淡却又幸福的生活。因为短暂所以美好,就像昙花一样。 前几天刚看完《花样年华》,同样都是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有时不禁感叹道为什么命运总是这般捉弄着人们。有那么一段爱注定只能被藏在心底。

她知道,我们也知道,她如果和金凯远走高飞,两人的爱情则必然不会完美,负罪地去过一生,倒不如在心底深处默默怀念。

标题里的这句诗是爱尔兰诗人叶芝所作,出自他的《流浪者安古斯之歌》。

——《流浪者安古斯之歌》

但她知道,这样确定的爱,一生中只会有一回。

让我们再来读读叶芝那首诗吧,总有些东西,会在生活之外让我们莫名心欢。

本文首发于:电影爬虫

弗朗西斯卡将一张纸条贴在了桥头,她知道金凯会看到。

这部电影就是《廊桥遗梦》,1995年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自导自演的作品,其中有梅丽尔.斯特里普加盟,两位戏骨对戏,倒也是相映成辉。

在漫天的大雨下,弗朗西斯卡坐在丈夫的车里,看中雨中孤零零的金凯。两人相望而不能相认,相爱却不能相亲,她握紧了拳头,却最终没有选择离开。

那是1965年,丈夫和子女外出,弗朗西斯卡独自待在家里。

她将自己的一生留给了家庭,于是,在身死之后,她希望把自己骨灰洒在曼迪逊桥畔,和那个曾让自己刻骨铭心的男人长眠。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李霁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学西方文学,读过很多叶芝的诗,但这首《流浪者安古斯之歌》,我并不是先在他的诗集里看到,而是在一部电影里偶遇。

生命中总是有遗憾的,可回首往事,我们会发现,那些遗憾早已在风雨中变得美好,变得让我们不想让前尘改变。

她不知到金凯懂不懂她的心思,却偏渴望她懂。

在一个阳光和煦的下午,摄影记者罗伯特.金凯驱车路过弗朗西斯卡的家门口,向她打听了曼迪逊桥的地址,两人一起走到了桥头,金凯送给她一枝野菊以示谢意,而心里泛起波澜的弗朗西斯卡也邀请金凯到家中小坐。

弗朗西斯卡舍不得金凯,却更无法和自己的家庭的割离。

我把它放在地板上
又过去把火吹吹亮
可地板上有东西在沙沙响
又有人叫我的名字在耳旁
小鳟鱼早变成个若隐若现的姑娘
苹果花环戴在她头上
她叫着我的名字跑掉了
在渐亮的曙色中不知去向

当子女们打开母亲的保险箱,看到摄影师罗伯特.金凯留给母亲的信,和几张从没见过的母亲的照片时,他们才知道了那段几十年前发生在母亲身上的故事。

弗朗西斯卡刚刚去世,子女们在为她料理后事,他们本以为母亲会和父亲葬在一起,却没想到母亲在遗嘱中要求将自己火葬。

虽然我已经年迈苍苍
长年在荒郊野冈漂泊
我一定要寻到她的踪迹
亲吻她的芳唇
再把她的手儿紧握
我们一起沿着阳光班驳的草丛漫步
去摘采 哪怕地老天荒,
只有她和我
月亮的银苹果
太阳的金苹果

很多人说《廊桥遗梦》美化了婚外情,给出轨洗白。我却觉得并非如此。

但婚姻让她变得完整,那段四天的感情也在她心底,燃烧了几十年。

她知道丈夫需要她,孩子需要她,而她不能需要金凯,金凯也不能需要她。

但这段感情,从开始就注定没有结果,在萌生之时,就埋下了马不停蹄的悲哀。

在我眼中,这是个有关遗憾的故事。对于弗朗西斯卡而言,她的一生充满了遗憾。她心中有诗,有梦,有憧憬,却无法在婚姻中得到满足。在那段感情里,她确切地感受到了真爱,却也终究只有四天。

得不到的往往是最好的,而遗憾总是和我们的人生相伴。

纸条上写着:“白蛾舞动翅膀时若想晚餐,今晚工作完后随时可来。”

次日,两人相约一起工作,共进晚餐,在音乐声起时共舞,最终在一起温存。一夜缱绻,两人难分难舍,之后的两日也都厮守在一起。

两人从寒暄到畅谈,相处甚欢,分别之后,弗朗西斯卡竟按耐不住了自己的悸动。

有时候我们以为自己早已甘于平淡的生活,却没想到,当某些时刻来临时,自己会变得多情,会变得无法自控。

我去到榛树
为了心中有一团火
我砍一条树枝剥去皮
又用钩子在线上串颗浆果
白色的飞蛾扑扇起翅膀
飞蛾一样的星星在夜空中闪烁
我把浆果投进小河
一条银色的小鳟鱼上钩咯

这段独居的生活只有四天,却改变了她的一生。

弗朗西斯卡清楚地知道责任对于自己的意义,在那段让自己永世难忘的情缘和家庭中,她最终选择了自己的家庭,给自己留下了遗憾,却让那段感情毫无遗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在线投注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理想的爱情的归宿,白色的飞蛾扑扇起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