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朵白色山茶花,是什么让我们相遇

2019-09-27 11:57栏目:内地娱乐
TAG:

但是记得。

                                   那朵白色山茶花
                        ——《暗恋桃花源》人物分析之云之凡

这实在是个看到开头就能猜到结局的故事

但是。

花语:可爱、谦让、理想的爱、谨慎。
白色山茶花:纯真无邪、你怎能轻视我的爱情。

云之凡倚着秋千问,如果我们没有相遇会怎样?

记得。

话剧《暗恋》中的导演强调说:“云之凡是一朵白色的山茶花。就是在最不留情的情况下,她也是一朵在夜空中开放,最诚恳的白色山茶花。”

“总会相遇的,就算没在上海遇上,也总会在别的地方遇上”江滨柳这样答,

老淘记得。

我们知道白色山茶花总是在严冬中开放。当大部份植物都因为落叶而显得干枯无生气时,甚至是下雪的日子,她也能静静地绽放。美丽自得。

云之凡又问,我离开之后你要做些什么?

江滨柳记得。

如白色山茶花般的云之凡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纯真无邪,善良体贴。

“等你回来”江滨柳这样答

云之凡记得。

在上海的云之凡和所有纯真无邪的小女生一样。她会假装让江滨柳看星星然后为他围上自己花很多钱买来的围巾。在那样的年代,很纯真美好的感情,不参杂任何的物质因素。

是的,无论如何,两个人总会相遇的,只是这之间的曲折动荡谁又预料得到

就连春花,袁老板都记得。

云之凡是一个接受过教育的女大学生,她乐观开朗,憧憬着新中国新时代。同样面对颠沛流离,她看到的是希望,是苦尽甘来,“东北又不是永远是这个样子”“ 一个新的秩序,一个新的中国就要来了”。

本以为战争之后就是团聚和欢乐,谁知道前方等待的竟又是颠沛流离

导演记得。(那是山茶花般的,别人演不出来)

云之凡一直都是善良体贴的。在上海的日子,她会温柔地安慰思乡的江滨柳,造化弄人一别几十年……在台湾,当江滨柳问她何时看到报纸时,她只吐出“今”字,就立刻改口说“登的那天就看到了”。

本以为只是小别数日,只是……

寻找刘子籍的疯女子记得。

云之凡温柔谨慎,热恋中的她也会注意时间以免被房东锁在外面,但面对大问题却没有小女生的柔弱反而果敢坚决。她了解江滨柳,面对江滨柳的懦弱,她生气地将他写给自己的信散落并斥责他:“想法?你要有想法就拿出勇气来做,你别老是想。滨柳,你要知道,新中国就是被你这种人给拖垮的。你难道还不清楚吗?这我不能接受,我不能接受。”

如果没有只是,一切随人所愿,该多美满

我们,还记得。

云之凡很成熟,再次见面时,她从不主动去提两人的过往,即便她等了原本答应等她的那人很久很久。面对江滨柳永远忘不掉的回忆,她诉说的是现在的生活:辫子是在结婚第二年剪的,并且强调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她在前年做了外婆;她的儿子在等着送她回家;她先生人很好,很好。

  

无论是错过了多少,

云之凡和江滨柳一样都有理想,但是她更理智更现实:混乱的年代里,她很清楚能活下来已是不易,“有些事情是不能再想的”比如思乡。她知道要忘掉战争、逃难、死亡……这些不愉快的事情。她会问要一直等她回来的江滨柳“然后呢?”……而如今不管是对过往的逃避也好,还是现生活的磨砺也好,总之她选择了现在的生活。记得《王贵与安娜》里有句话说的很好:“没结婚的女人是燕子,自由飞翔。结过婚的女人是什么呢,是鸽子,到点就回。”

还戴着离别之时她送的围巾

无论是幸福抑或悲伤,

    暗恋桃花源,暗恋那朵绽放在寒冬夜晚的洁白山茶花,如此美好如此自得。

只是时光已经辗转四十余载

无论是战争还是奇遇,

他已是白发苍苍与人世不久的老人了

该记得,终将记得。

朦胧睡梦中,仿佛又回到上海的那个平静的月夜

云之凡对江滨柳说:我不是要你忘掉这个。

云之凡,留着两条乌黑的辫子,倚着秋千问他:信呢?为什么不寄?

即使她要他忘,

他无力的说:我想啊,可是有些事不是想做就做得到的……

。。。

  

记忆,

有些事情一定会忘掉,战争啊痛苦啊贫穷啊

是个无比强大的武器。

只要记得开心的事情就好,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就好,

如黑夜中消音的手枪,

离别的时候,她曾这样说过

你无声无息就中弹。

她会这么说,因为她以为以后的日子就是常相厮守朝朝暮暮了

只是,我们不自知。

有的时候忘记也是幸福,所以有人选择喝下醉生梦死

只是“有些事情不是说忘就能忘的”

他忘不了的是一个名字,云之凡

  

“云之凡 ,自从上海一别至今已四十余年”

当她推开那扇门,仿若从回忆里走出来

多少年了,他们本应一起老的,只是各自都有别人了

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也就尴尬地闲话几句家常

她要推门离去的瞬间,

知道这一别就是天人两隔了,他终于问了那一句“之凡,这么多年,你想过我吗?”

想啊,怎能不想,可有些事不是想就能做得到的

  

不一定最爱的人,就能相伴一生,如果能知足,如果不吃苦,少了爱也能幸福

不一定失去的人,就能不想不问,如果你很快乐,对我就足够了,再见面又能怎样呢

  

在那个大时代里

生命都渺小得可怕,爱情的悲欢离合又算得了什么

就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里》女人说的“战争之后,世界变得如此动荡,以至于我对你的爱变得那么卑微,卑微到我羞于提起。”

被那个时代碾过的,有太多个云之凡和江滨柳

多到这样的故事都显得俗套

可是在现今的所谓小时代又怎样呢?

看到梦中的江滨柳无助地捧着多年来写的信要交给云之凡的时候

突然想起《五月之恋》的最后,老爷爷清晨离开家一个人坐在废弃的火车站

手中握着1949年的车票,喃喃地说:“我想回去的,票都买好了,想回去的啊……”

“那么大的上海都遇上了,没想到这么小的台北倒把我们给难倒了”

这是在得知云之凡多年来一直定居台北之后,江滨柳说的

  

是啊,我们可以和说着不同语言不同肤色不同文化渊源的人们建立起所谓的面向未来的战略友好协作关系

我们可以发明太空船跑到月球跑到火星没准还可以和外星人互通有无

连朝核问题都有解决的一天

可是,我们呢?

我们说着一样的语言一样的肤色一样的黑头发黑眼睛我们的课本上是一样的历史一样的课文,从地图上看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短短不到一厘米

世界都变成地球村了

为什么本是一家人的我们却一直在彼此远离互相伤害

只因为那一湾浅浅海峡的阻隔吗?

战争年代里,世界会用巨大的暴力让命运难以掌控

现在歌舞升平了

悲剧还在继续

这是我们心甘情愿的选择吗……

  

据说七月,两岸就可以直航了

地理上的距离将不再是距离

可是

我们的心呢……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在线投注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那朵白色山茶花,是什么让我们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