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最美的糖衣,生命的自我价值

2019-09-22 20:31栏目:港台明星
TAG:

       如果这部电影吸引眼球的只有华丽的场景及特技,那将是一部没有灵魂的电影。爱它,是因为它用最唯美的奇幻构想将掩盖着的自杀意图娓娓道出。
        一个针扎在死亡边缘,万念俱灰的人,却为了拿到吗啡-3而向亚力山卓虚构了一个如此华美细腻到窒息的世界。而这种美恰恰不是赏心悦目的。这种美残酷地令人无奈到只能深陷其中。我不由想起The Virgin Suicides中的里斯本姑娘们。在她们徘徊在世界尽头计划着不远的死亡时,脑海中浮现出的却是醉人的光芒而非灰蒙蒙的尘埃。她们在画册杂志里想像着环球旅行,想像着死去的妹妹在印度变为美丽的新娘......
       或许这才是死亡的真实面目。在望不尽的黑暗与孤独中所夹杂的那些飘渺的幸福。不管最后死亡的念头是否消散,还是继续紧紧地囚禁着灵魂,这种幸福都是永恒的。

《The Hours》有多种译法,《时时刻刻》《岁月如歌》什么的,可总觉少了点因时间流动不息而在心底产生的那种莫名无助的张惶。平和的家庭生活,却幸福得令人绝望。据说在格拉斯与威尔森合作的音乐剧《海滩上的爱因斯坦》中,演员花了一小时从舞台左边走到了右边而没有任何其他动作。也许就是这样一种感觉,也许这样才暗合格拉斯音韵的性格。等待,焦灼,无端的不安,一切尽在流动的配乐与蒙太奇中表现出来。

无知的人类为了这些虚无的欲求互相残杀,智慧的自然在平静中享受生命。生命在诞生之时与死亡并无差别,我们带不走物质世界的一分一毫,我们所拥有的只有自己。

 
       The Fall是我最爱的三部影片之一。

妮可.基德曼越来越像票房毒药,然而那股冷艳着实令我着迷。夜总会里的当家花旦,小岛上的孤魂野鬼,小镇中的天外来客,她永远身负鬼魅,怎么看都不像个正常人。我偏偏就喜欢不正常的人。

大一影评课作业

大龄文艺女青年邵小毛弹着不成调的调调,随口唱起哼哼唧唧的喜怒哀乐。有时遇到不知怎么接的句尾,干脆一路撒娇的语气词哼过去。我心说哇原来也可以这般唱歌,倒也落得个恣意快活。

因为梦想。而梦想都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完整的人生,充实的内心。
有梦想的人,有希望的人都是幸福的。因为我的内心不空洞。即使这个梦想无法实现,但是却可以达到一个终极目的————给予自我一个充实的内心,不被异化的灵魂。

蓦地,维罗妮卡的胸口隐隐作痛起来。


恐是快有分裂倾向,我很痛苦,真对不起。(看来我也意识流了。)

《细细的红线》是一部反思电影。我认为在主题上并不能属于战争片。战争的涵义不仅仅是电影中的炮弹余相互残杀。我们生活中无时无刻不在战斗。

女人自诩拥有专属的直觉,小时候就被范晓萱和饶雪漫灌输了满脑子的ESP。还在家中的书柜苦苦寻觅隐匿的库洛封印,在无聊的课堂上想像被选召的孩子们斗志昂扬集体出动,唰的一声飞上天去。

<细细的红线>是一首诗。我们在诗意中看着人类自我毁灭,在诗的吟唱中反思自己的灵魂。这个世界的欲求都是谎言。为了达到欲望而自我牺牲。唯有内心最为真实。

他一定乐坏了。

电影对我而言,如同《细细的红线》中的那场战争,只是一个工具。一个媒介。它传达给人类的是遗忘了的自我价值。通过学习电影,拍摄电影,来充实我们的内心,填补我们灵魂的空白,实现自我价值。

迈克尔.康宁汉该是个幸福的人。他获得过英国最高文学奖布克奖,他是格拉斯的忠实歌迷。他在格拉斯重复不安的旋律里摸索出心灵的悸动,写在了《The Hours》里;而这一次,《The Hours》被拍成了电影,请到了格拉斯来担任配乐。

我,来自那里,正要到那里去。

三个不同时代的女人,相似的经历与家庭。她们的内心皆有暗流涌动,穿越时空惊人地弥合。也许这是最不易察觉却将产生最大共鸣的女性悲歌。

人们在这个充满物质利益的世界中相互争夺,权力,金钱,地位,荣誉……像影片中那些所谓的官爵,勋章。我们为了这些而奋斗,竞争,利益,欲求让人类丧失了博爱的自然本性。

我曾在起床后,老远奔赴一家远方的快客,郑重地开启一罐我预感会有大奖的雪碧,那种没有液体的神奇设计。

战争的荒谬暴露了人类的无知。如同今天,人们为了物质利益相互争夺,攀爬在物欲的高峰,遗失了本真的快乐。爱情,亲情,友情……人性在这条细细的红线的考验下不堪一击。丑恶无比。

我曾在进校前,不顾迟到铃声大作,睁大双眼努力看清一个模糊的背影。我认定那是失散多年的亲人。

这个世界已经形同空壳,为了逃离,逃离战争,逃离我们的无底线的欲望,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荒野,为了回归大自然的本真,只有选择死亡,让灵魂得到救赎。

我曾料想地球另一端的一次车祸,曾留恋未名晴空的一场大雪。然而如你所料,一切都是妄自的意淫。

生活在这里的真正理由,学习电影的目的,对我而言,绝对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赞誉,奖杯。

忘记是谁说过,死亡是艺术家们奉献给世界的最后一道珍品。我感慨柯南里那些心理扭曲的艺术家杀人狂,连炸弹的位置都精打细算得那样好看。

我为什么要看这部电影?仅仅只是为了影评吗?为了考试?反复看了三遍,我忘记了看它的目的。什么都不重要了。这种收获比任何都有价值。

多洛维太太说她有一次把一先令硬币扔进蛇形湖里,以后再没有抛弃过别的东西。但是那些人却抛弃了自己的生命。有时人们抛弃生命,不是因为绝望,更像是一种反抗孤独的拥抱。“死亡就是反抗。死亡就是一种与人交流的努力,因为人们感觉要到达中心是不可能的,这中心神奇地躲着他们;亲近的分离了,狂喜消退了,只剩下孤单的一个人。死亡之中有拥抱。”
多洛维夫人的一下午时间,足以漫长犹如灿烂华年。意识不停纷繁多变,事实难奈空白虚无。

站在战争的面前,无论是何等荣耀的人,和平民一样,并无区别。生命在这个自然界中没有什么两样。在那个物欲世界中的一切都无法改变生命的价值。

邵小毛是个通透的人。

这场战争是本真自我与外界的物欲诱惑之战。我们的敌人是自己的欲望。什么才能让我们幸福,内心灵魂感到充实?生命何时才能永恒,如同自然一样生生不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可怜到用死亡才能拯救自己?

女人总容易这样轻易地愚化了自己。克拉丽萨想了想接着说,其实那个时刻本身就是幸福。幸福啊幸福,男人为你迁居僻壤,丈夫帮你买好了花。你还在苛求什么呢?

抛开那些所谓身外的欲求,那些虚幻的东西永远无法带给人们灵魂的快乐。唯有自我的内心最为真实。

克拉丽萨说,早上醒来,感觉有什么事情会发生。我对自己说,那是幸福的起始。

我们来自何方?到哪里去?
我们为什么生活?
什么才能让我们快乐?
仅仅只是欲求吗?

然而世上总有姐姐不懂得妹妹的心。她怎么就那么脆弱敏感神经质。弗吉尼亚深深地吻了她,令她难掩面色尴尬。有人在看过这部大闷片之后精辟地总结道,文艺女青年真是祸害。

生命,只有在对外界无欲无求的时候才能达到永恒!

正如这个故事的精神核心,一位名叫弗吉尼亚.伍尔芙的伟大女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思怡41414141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弗吉尼亚说,也许吧,我会生活在平静之中——但如果让我选择一个的话,我选择死亡。“她被流水迅速冲走。就像是在飞翔,一个虚幻的身影,双臂向外张开,头发飘扬……天空的阴影在水面上摇曳不定。”克拉丽萨走出门去,恰好看到水面上浮动的波光。劳拉也几乎在这样水般的柔情中抛下世界奔赴死亡。

我想,导演拍摄这部《细细的红线》,是为了唤起观众心灵中沉睡已久的饥饿感,用电影的方式,完成现实世界中永远无法完成的。
在这个荒诞的现实世界中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
回归自然,生命的本源。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在线投注发布于港台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死亡最美的糖衣,生命的自我价值